夜夜橾天天橾b免费视频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李国庆“夺权”阳谋:为“早晚读书”解困?

4月26日,在“抢章夺权”后,李国庆的微信头像以及微信上的身份介绍也发生了变化。如今,他对外的身份,除了是早晚读书的法人、经理、总编辑,还自称是“当当网董事长、总经理、总裁”。

  不过,李国庆的这个身份还没有得到所有人的认可。有律师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李国庆“接管”当当的操作,其实需要追根溯源到当天的临时股东大会是否具有法律效力。由于这个前提条件存在不确定性,李国庆随后做出的用章举措的有效性,当前也还无法给出确定的答案。

  受访律师还提到,李国庆一系列动作的背后,或许意在对离婚案施压。此外,对于抢章的原因,是否与当当网副总裁阚敏提及的要求分红和借钱未成有关,以及这些资金需求的背后是否又与李国庆旗下的早晚读书的经营业绩有关,目前都不得而知。本报记者向早晚读书方面咨询,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不少受访者向记者表示,早晚读书所在的音视频书本讲解市场规模并不大。即便李国庆成功接管当当,早晚读书与当当产生的协同效应,所带来的实际经济价值或并不会很大。

  “用挂失的公章演闹剧”

  4月26日,李国庆以一种出乎大家意料的方式重回当当网。当天,其亲自率人上门“抢”当当公章,并贴出《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宣布依法成立董事会,欲夺回当当的管理权。

  “抢章夺权”后,李国庆在4月28日开始了他所谓的全面接管当当网的第二步——人事调整并招人组建新的班底。

  其中,在这份人事调整公告中,俞渝被称作是当当网董事,负责当当公益基金。然而,这份人事调整公告与《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中提及的对俞渝在当当网职权的相关表述,有所出入。

  《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的表述是,“自2020年4月24日起,俞渝不再担任当当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俞渝无权在当当公司行使任何职权,无权向当当员工发出任何指示”。

  在4月28日,李国庆对外表示,当当网现急需招募几位85后、90后副总裁,负责其知识付费、社交电商、新互联网运营以及百货业务方面。为此提请股东增发20%期权激励给现有和新骨干(不限于副总级别),财散人聚,希望赢得大股东之一、现董事俞渝的同意。

  对于李国庆的这些行动,当当网方面对媒体称,当当网公章已挂失,“李国庆在使用挂失的公章演闹剧”。

  4月27日,安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盛芝然对本报记者称,正常情况下,挂失公章就意味着原来的公章失效了,至少对外来说是没有效力的了。

  但他同时表示,目前当当网的情况比较特殊,毕竟涉及到股权上的纠纷等,所以公安机关也可能会很慎重,因此,当当网应该不会很快就能拿出新的印章来。

  他向记者补充提到,重新拿出新的印章,需要首先向公安机关审批,之后还要进行工商报备,并且刻章也需要时间。

  而对于上述所谓的第二步行动,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虽说这是一场闹剧,但预估这场闹剧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这对当当网可能会产生较大的影响,目前来看,李国庆是掌握了主动权,有可能会迫使俞渝在离婚诉讼和当当网的经营管理上做出妥协和让步”。

  “抢章”对于当当网产生的影响,或许李国庆自己也能预想到。因此,4月28日,他公开表示,当当现处在“特殊交接期”,“现在公章、财务章由我控制,势必会对公司的经营产生影响”。

  李国庆还提到,“当当股东之间出现了一些纠纷是暂时的。当当没错,员工没错,合作伙伴没错。我们夫妻大股东之间没有做好,对大家造成困扰表示歉意。”

  俞渝可起诉撤销决议

  如今,围绕当当网的股权之争问题依然未有定论,李国庆、俞渝这对夫妻究竟谁更有优势?

  对此,盛芝然向本报记者称,从当前李国庆、俞渝双方的实际持有当当网的股权比例来看,俞渝实际占有相对优势,“她毕竟现在还是实际上的大股东”。

  赵占领表示,事实上,如果俞渝认为李国庆此前召开的临时股东会在一些方面存在问题,可以在决议作出之后的60天内,向法院起诉,要求撤销当时所做出的相关决议。

  赵占领向记者称,起诉的理由可以从以下这些方面来看,比如:李国庆有没有事先通知包括俞渝在内的其他股东来参会;此外,根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临时股东会的召集,一般首先要由执行董事来召集,如果执行董事不召集,就要由监事来召集,如果监事不召集,则李国庆这时候作为持股10%以上的股东,才可以召开临时股东会议,也就是说李国庆不能直接发起或召集临时股东会,要看其召集程序是否符合法律相关规定;在修改公司章程需要达到的关于表决权方面的要求上,如果没有达到法律规定的三分之二以上,俞渝方面也可以向法院起诉撤销该股东会决议。

  他向记者称,从法律上来看,目前,李国庆此前的那份股东会决议很可能会被法院认定为无效。李国庆最终能否“夺权”成功,取决于股东会决议是否合法有效。这涉及到公司法和婚姻法的复杂问题。股权是一种兼具人身权和财产权的综合性权利,如表决权、分红权等。虽然李国庆与俞渝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投资设立了公司,根据婚姻法,两人的股权应为夫妻共同财产。但是,就公司事务的管理方面,如表决权,因不属于财产范围,应由公司法调整。所以,在他们夫妇两人的离婚诉讼未结案之前,两人应以各自名义分别独立行使包括表决权在内的股东权利。

  但盛芝然提到,向法院提起诉讼的程序很复杂、很漫长,从法院受案到最后的举证,双方开庭审理等等,一般都要好几个月的时间。

  盛芝然向本报记者称,在相关案件的实际操作中,像这种以控制公章试图控制公司的案件,其实都比较复杂,基本上大多数案件会经历很长一段时间,这包括前期双方的对峙,以及后期的可能会通过诉讼方式去解决的过程。在他看来,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方式去解决这个问题,“绝对不是一个优选的方案,可能是比较差的一个方案。和解或许对他们才是最有利的”。

  此外,盛芝然还认为,事实上,当前,李国庆的这些用章的动作,都与之前的临时股东会决议是否有效紧密相关,“人事调整问题只是他对公司行使控制权的一个自然的延续”。当前,由于前述提到的一些股东会召开方面的争议,关于它的有效性还不能确切地得到认定,当前也没有经过法院,所以仍未有定论,那么基于这样的前提,李国庆后续的用章行为是否有效其实也还不能确定。

  盛芝然还提及,在实际操作中,鉴于当前李国庆“抢夺”的公章,背后还牵涉法律上的一些问题,因此,如果此时李国庆拿公章去做人身认定,或者对外签署合同,可能都会存在一些问题和障碍。“对交易对手方来说,也需要慎重考虑协议的签署是否能履行、是否有实际的法律效力。”他补充提道。

  对于当当是否有意向向法院提起撤销此前的临时股东会相关决议等问题,记者向当当方面采访,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为“早晚读书”解困?

  自称是“傻白甜”的李国庆,为何要突然闯进当当网上演“抢章大戏”?至今依然是个谜。

  在当当网对外召开的媒体电话会议上,当当网副总裁阚敏提到,李国庆曾向当当网索要分红、借钱,但未果。

  阚敏向媒体提到,李国庆从2020年开始要求当当网进行分红,同时还多次向公司借钱,数额在几千万元,这些要求俞渝均没有同意,并且每次都及时回函说明了原因。2020年年初夫妻双方还在进行和解谈判,但后来李国庆单方面终止了和解的沟通。

  针对阚敏提及的问题,以及资金需求的背后是否与早晚读书的经营情况有关?本报记者就这些向李国庆方面进行求证,但对方并未予以回应。

  天眼查信息显示,早晚读书归属于天津万卷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万卷书”),成立于2019年4月2日,距离李国庆当时对外发布公开信、表示“愉快出走”当当,才差不多两个月时间。天津万卷书的法定代表人和经理均为李国庆,但李国庆在其中的持股比例最小,仅为1%。

  在早晚读书的公开介绍中,它是李国庆发起的一个品牌项目,“通过移动互联网的方式共建学习型社区,邀请40位大咖组成讲书顾问团,每年为用户精选300本书推荐阅读。顾问团中的老师会根据书上内容,结合自己的经历,进行二次创作,音视频精讲100本,每周一期,每期40分钟。让用户可以利用碎片化时间,吸收导师总结的精华内容,真正用到生活中”。前期内容覆盖几大板块:亲子、两性、职场、管理、历史、哲学等。根据天眼查可知,早晚读书拥有15个竞品,这些竞品中大多数也并没有拿到融资。

  近日,有业内人士李林(化名)向本报记者称,早晚读书大概可以看做是知识付费领域下的用音视频方式解读书本精华信息的一个细分市场,它与罗振宇的得到、樊登的樊登读书会等都有相似的地方,不同的是,得到的品控可能要更为严格,樊登读书会则是以樊登个人IP来打造的,三家都卖读书卡,有相似的地方,但也有差异。

  在李林看来,早晚读书所在的音视频书本解读细分市场,并不是一个能形成很大市场规模的生意,具有“小而美”的特点。但他同时也提到,这几年,这个市场在扩大,像一些出版社也加入了进来。

  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研究员、好吃好喝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振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提到,“在某种程度上,知识付费领域还处在发展的初级阶段,据统计2015年市场规模只有15.9亿元,2019年达到278亿元,随着人们有闲时间的增加,这一领域的市场规模在未来的五到十年之内会有一个非常超速成长的机会。当前来看,这个市场还没有一家所谓的王者,各个公司的市场优势并不明显”。

  此外,李林还提道,当前,像该领域的头部品牌(如樊登读书会),外界也认为其或也存在发展瓶颈。“像这个读书会的市场,能够再扩大多少倍呢?其实,看不到更多增长的空间,或者说增长的空间有限”,“早晚读书现在还没有它这样的体量和规模,即便发展到了那样的阶段,也会面临这样的问题。”他补充提道。

  赵振营还向本报记者称,事实上,“早晚读书的业务本身没有问题,但当前的操盘者可能会成为业务发展的枷锁,正像当当转型受挫一样,李国庆需要深度思考早晚读书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做一个变体的当当,还是捅破新商业模式的窗户纸,做一个全新的知识付费平台,从而推动‘产学研供销用’的协调融合发展?”

  当当能否回复当年勇?

  在赵振营看来,“早晚读书的商业模式还需要再思考、还有再构建的空间”,对于早晚读书当前正在招募城市合伙人的做法,赵振营也认为,“这有点儿早,并且,城市合伙人也不一定是一种好的模式”。

  而关于李国庆曾经提到的将区块链技术与早晚读书进行结合的问题(此前,他曾公开提到,要把早晚读书打造成一个知识贡献者、传播者、用户能够都参与挖矿,都能够有分红的机制),李林称,区块链技术在交易环节,能实现具体APP中的支付形式同人民币之间的联通,这样可以使得消费者产生消费者心理剩余,能促进消费。

  但海豚智库创始人李成东认为,其实最关键的是内容本身的质量,如果消费者不买账,技术在这方面的应用就没有什么意义。

  赵振营则认为,区块链技术能对知识与行为进行所有权标记,从而为未来的交易奠定基础,应该说是未来知识萃取与交易的一种发展方向。

  此外,在今年疫情暴发期,李国庆在对早晚读书员工发布的内部信中还提到,疫情期,居家办公、学习的模式,使得拥有“在线、居家属性”的早晚读书细分市场,能迎来第二个发展风口。“在特定时期在线服务读者、举办在线读书沙龙是再合适不过的。相信早晚读书将成为流行的读书方式,无论是用户增长还是留存都将迎来爆发。”

  而事实上的具体用户增长数和留存数据,到底有怎样的变化,早晚读书方面也并未向外界公开。记者向其咨询,也未获回应。随着北京降低疫情风险等级、气温转暖疫情慢慢散去,李国庆所谓的这个发展风口,又能持续多久,也未可知。

  几个月前的那封员工内部信中,李国庆表示,早晚读书今年工作的重点是:制定好Q1和年度计划并推动落地;加速布局读书与教育相结合;搭建完善的渠道体系,推动地市级包括县级代理人签约;办好1000个领读人高度专业的在线读书沙龙。

  此外,当前李国庆能否成功全面接管当当,还存在很多争议。如果他能夺权成功,当当还能“回复当年勇”吗?

  对此,大多受访者均向记者表示,或许有继续往前发展的机会,但不太有可能打破当前的电商市场竞争格局,不太有可能重振雄风。

  赵振营向本报记者称,“目前当当仍然拥有中国最有价值的顾客群体,然而如何重构商业模式,在进行现有顾客资产变现的过程中推动顾客裂变,构建新的利润增长点是李国庆和俞渝应该深入思考的问题”。

  “当当所遇到的问题是商业模式的构建,不管俞渝还是李国庆,对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后的电子商务的发展方向的思考都是不清晰的。电子商务是经营顾客,商品只是顾客资产货币化和与顾客建立强关系的媒介。如果在商业模式的思考上没有改变,不管谁来掌控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赵振营补充提道。

  李成东也向记者表示,当当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市场发展时机,当当虽然在图书市场还有很强的地位,但从整个电商市场来看,它已经不在第一、第二梯队里了,与京东唯品会等市场规模上都有很大的差距,它可能依旧在图书领域还会有一些发展,但要谈到重构电商市场格局、回到从前的那种高光时刻,可能机会比较小了。

  在李成东看来,如果李国庆“夺权”成功,早晚读书和当当确实也能有所协同,对于消费者来说,能享受到的服务形式更多样了,有看的,也有听的,能增加用户黏性。但李成东强调,由于这个市场的规模并不大,所以,即便有协同效应,能产生的实际经济效益并不会很大,“做得再好,也不太可能改变整个电商行业的发展格局”。

下一篇:没有了